读散文集《火炉上的湖泊》有感

时间:2023-01-25 11:25:01 阅读: 最新文章 文档下载

“散文就是自由文。”每一篇文章都似乎毫无章法,而每一篇文章都有丰富的内蕴,这便是散文的魅力所在了。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中的人生之道,《乡关处处》里余秋雨的思念,张清华的坚定的“巴黎梦”……读完这本书,我揽阅颇多,闻听颇多,体味颇多,也更加感受到自由的含义了。

当晚风吹落火烧云的臂翼,羊群被牧人赶回家去,自由便在这其间穿梭纵横,来去匆匆;当朝霞盖过云雀的翅羽,自由随阳光洒落大地,被林草松竹吸吮,被鱼羊猪狗挽留,被微风散了做霓衣。“自由是风仪,也是骨骼,没有自由的骨骼,亦不成自由的文字。”存在于散文中的自由,既是文章的精气所在,也为他打开了束缚已久的枷锁,变得独具一格,极具韵味。

自由盘旋在史铁生的地坛上空。这里只是座废弃的古园,只有愈发苍幽的柏树和四处的荒藤。在作者的记忆中残破的琉璃衬着黯淡的朱红色门壁,便是它本来的模样。地坛是作者寻求自由与祥和的归属,在这里,母子之情、四时之声、故旧之人,还有心底里,那份沉郁深厚的生命的意象,都如同一碗浓粥,酝酿已久,发人深省。作者用一种稳重、坦诚的笔调叙往事、述思考、觅自由。深沉的氛围在一瞬间把我包围,把我捆绑,把我拥抱。我想,是这份自由让作者领悟:“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。”

自由游走在余秋雨的乡关处处。在作者讲述家乡的这篇散文里,无奈、激越、感伤汇聚交集,自由也尽藏在这字里行间了。“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那无尽的怅惘,在崔颢的诗中尽显--故乡,多么模糊的记忆。“重新捡回家乡是在上大学后。”作者说,“但检回来的全是碎片。”读到这里,我也想到了自己的故乡,想起小时候在家乡的河流里踏水捉虾、嬉戏玩耍的影子,可那时的伙伴却如同掉进湍流里,无论如何也打捞不起来了。但是作者与我都为故乡而骄傲,我想这不只因为故乡中的一代伟人,而是因为故乡养育了我们,庇佑了我们,给与了我们生命与自由。我感叹道:“我终还没有丢失故乡。”而作者却说:“由此,我觉得真正找到了自己的故乡。”

自由徘徊于张清华梦中巴黎的街道。巷子里理发店的牌匾是梦巴黎,灯红酒绿的夜晚是梦巴黎,塞纳河畔的波光荡漾成它的涟漪,也是梦巴黎。自由包裹了梦巴黎,而梦巴黎也“囚禁”了自由。在作者笔下,它是“一个梦、一种迷狂,一个神话。”一开始,我还不懂作者的用意,当我通读文章数遍,借助文章的评语,才恍然大悟:被自由驱使着自由的巴黎梦,就是一个颠倒的中国梦啊!“一个不可想象的存在,一个尤物。”作者道。

翻开书,寻找自由;合上书,领悟自由。散文集读来也许有些枯燥,但只要你真正进入了它的世界,你就会被朴实无华的语言所吸引,所打动。《七里茶坊》汪曾祺与农民的聊天是自由,贾平凹《弈人》的生活是自由,张炜《融入野地》后是自由,《听听那冷雨》余光中隔窗听雨悟人生享自由……这些自由的汉字拼凑成自由的散文,但丝毫不失逆境中的坚强、绝壁处的刚毅,那“自由的骨骼”,在风中瑟瑟发响。合上书时,我仿佛想到了什么,我发现了每一篇散文都有无穷尽的内蕴,它们或坚定有力,雄壮浑厚,有吞吐天地之势;或棉柔如水,似有似无,在冥冥中留下一丝遗韵;还有的平实、沉稳,脚踏实地,仿佛是乡间小路旁的野草,那么小心又狂妄的生长,那么具有生命的活力。

我想,这便是散文的独特所在,他们看起来似乎毫无章法可言,却被自由所支配,所操纵,闭眼冥思,自由就在那里,而那里又不止是自由。

“花开了,就像花睡醒了似的。鸟飞了,就像鸟上天了似的。虫子叫了,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。一切都活了。都有无限的本领,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,是那么的自由……”

散文不是自由文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dyfwdq.com/article/ynOJ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