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远的绝响作文1000字

时间:2023-01-25 11:11:01 阅读: 最新文章 文档下载

春水汤汤,流水逐花,何处青衣辗转,声动京华。

有一种声音,清亮婉转,声声动情;有一种身姿,婀娜娉婷,列翠如松;有一种神情,顾盼生辉,眉目含戚。有一种文化,历经千年,跃过时光,经久不衰,它的名字,是戏曲。

方寸舞台演流年,华裳轻旋唱浮生。戏曲拥有这样的魅力,苍生百态,人情冷暖,功业仕途,爱恨痴嗔等种种情意,皆在那凌空吊楼上一一展现,古往今来,多少文人骚客因它而泣,为它而嬉只因戏曲它包罗万象,容纳千景。浓妆的旦角朱唇微启又合,不经意间唱出多少人间惆怅。

戏曲文化博大精深,源远流长,一折戏中蕴藏无限历史,在那出世人皆知的《霸王别姬》中,虞姬站在荒郊仰首凝望月华,她心中百转千回的思绪被那如水的月光理好,获得半刻清明,她思索良久后幽幽叹道:“云敛清空,冰轮乍涌,好一派清秋光景。”汉军临营,四面楚歌,她一介柔弱女子,未觉命途多舛,不思今后运势,只感这天地美景如斯,只念那情郎情深至此,最后她以剑刃自戕于霸王面前,万般柔情都化作一抹血痕永随霸王。如此史料,如此唱词,如此情怀,怎能不叫人心动,不叫人喜欢。

戚戚然的戏剧数量不少,可用来缓冲伤悲的喜剧也数不胜数,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结局就十分美满。赴考的张生对崔莺莺一见钟情,这个官家小姐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他与之擦肩而过时惊为天人,魂儿被勾去七分,他眼含痴缠,口中喃喃道:“颠不刺的见了万千,似这般可喜娘的庞的罕曾见。只教人眼花缭乱口难言,魂灵儿飞在半天。”他神色恍惚,脑海中只浮现崔莺莺娇美的容颜,从此他的世界再无别的颜色。最后他和她执手白头,一世相守,美好得让人笑颜顿展。

戏中情爱千态,既有两情相悦,亦有相思苦短。《牡丹亭》中杜丽娘望尽断井颓垣,垂目轻唱: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,恰三春好处无人见。则为你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”她是大家闺秀。却因那梦中一场私会而神魂颠倒,相思成疾,最终香消玉殒。但好在柳梦梅还算个合格的男主角,甘愿为她冒着入狱的危险去掘坟,以求她死而复生。最后杜丽娘从沉睡中醒来,与柳梦梅有情人终成眷属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我爱戏,纵使明了那戏中言不可当真,知道那戏词就算是声声入耳字字含情,也不过撇竖横中一纸情分,但我仍然对它情有独钟。我爱李玉《千忠禄》中允文帝衣衫褴褛面容惨淡凄声高唱“雄城壮,看江山无恙,谁识我一瓢一笠到襄阳”,我喜孔尚任《桃花扇》里诉尽朝代更迭的“残山梦最真,旧境丢难掉,不信这舆图换稿”,我亦迷冯惟敏《玉江引》里豪放不羁洒脱自如的“富贵待如何?风流犹自可”。

戏曲文化太唯美,弦歌渐起,水袖轻旋,素颜倾城,幕起帘落刹那间,观了人世,闻尽浮生。歌舞醉浮尘,戏曲太美好,我怎能戒掉?

我只愿老去后仍可坐于檀木椅上,看台上风起云涌,留一曲欢歌放声唱到殁。

谁记当年青衣旦,京华为之尽风流。戏中斜倚栏杆轻旋走,台上胭脂粉扣挑水袖,遗世独立尘世中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dyfwdq.com/article/enOJ.html